搜索:
首页> 律师说法> 经典案例
 
悠嘻猴动漫形象著作..
明药堂公司在美国列..
“long life”是否..
中国某著作协会等诉..
违反竞业限制拒赔,..
某储运车队与某专修..
毕某某合同诈骗罪案
北京某科技有限公司..
承揽合同纠纷案
上海某公司与国外某..
某房地产开发公司与..
海洋研究所保险合同..
A银行与C煤矿、F华..
X公司与Y公司代位权..
公有住房承租人死亡..
张胜波放火案
不顾邻居生活,乱搭..
我的房子谁做主
备结婚买新房,闹分..
商品房买卖,交钥匙..
以子女名义买房产权..
“long life”是否侵犯“LONG LIFE”商标专用权案
时间: 2013年10月11日

 

“long life”是否侵犯“LONG LIFE”商标专用权案

                                    

                                                         崔忠武

2011年10月17日,海门市晨光照明电器有限公司以青岛莱特电器有限公司侵犯其“LONG LIFE”商标专用权为由,将青岛莱特电器有限公司告上法庭。我所接受本案被告青岛莱特电器有限公司的委托,指派管益杰、崔忠武律师代理该案。本案由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审理,最终法院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以原告败诉而结案。

一、当事人委托情况

委托人青岛莱特电器有限公司认为,自己产品中印有“long life”文字,仅仅是对产品质量、性能的描述,并不是作为商标使用,对原告诉其侵犯商标权有异议。鉴于此,委托人委托代理人代为出庭应诉,力争请求法院不支持海门市晨光照明电器有限公司的诉请。

二、案情简介

(一)当事人介绍

原告:海门市晨光照明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门公司)

被告:青岛莱特电器有限公司(委托人,以下简称莱特公司)

(二)基本事实

海门公司是江苏南通一家专业生产各类车灯的企业,2008年2月14日,海门公司在国家商标局注册了“LONG LIFE”商标,注册商品类别分别为1101号和1103号(包括汽车灯),该商标在海关进行了备案。

莱特公司是青岛一家生产、出口汽车卤钨灯企业,2011年7月,该公司向青岛海关申报93800只卤钨灯出口到哥伦比亚,因其出口货物的包装上印有“long life”文字,青岛海关以该包装涉嫌侵犯“LONG LIFE”商标专用权为由,将货物查扣。

此后,海门公司与莱特公司在海关的主持下,并没有就出口货物是否侵犯“LONG LIFE”商标专用权事宜达成一致,海关也以该案情况复杂难以处理为由,建议双方通过诉讼手段解决争议。于是,海门公司于2011年10月17日,以莱特公司出口货物的包装上印有“long life”文字,侵犯其商标专用权为由,诉至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莱特公司停止侵权行为,销毁侵权产品,赔偿其经济损失10万元,并承担诉讼费、律师费等费用4万元。 

三、案件代理情况

代理人接受莱特公司委托后,立即全面了解案情,首先到委托人莱特公司处把纠纷产生的前因后果作了详细调查,收集了委托人关于出口商品及其包装的样品;接着又通过商标局的网站,对海门公司的“LONG LIFE”注册商标及该公司的商品生产、销售情况进行了全面了解;然后将“LONG LIFE”注册商标与被控侵权产品进行对比研究、分析。

通过分析发现“long life”是长寿命的意思,确实是带有对产品质量描述的含义,于是代理律师通过莱特公司取得了著名车灯生产企业欧司朗及其它几个牌子的卤钨灯商品包装,发现有的也使用了“long life”文字,于是代理人便产生了long life”系灯泡行业对其质量进行陈述的惯用词语的答辩意见。

代理人研究被控侵权产品的包装发现,该包装虽然在醒目位置印有“long life”文字,但却在更醒目的位置印有“KTC”标识,经向委托人了解,“KTC”是该产品的进口商哥伦比亚KTC汽配集团公司的注册商标。代理人了解到此后,立即要求委托人协调哥伦比亚KTC汽配集团公司,要其出具“KTC”是其注册商标的证明,同时按照我国证据规则的要求对该证明办理公证、鉴证手续。最后,委托人终于在开庭之前从海外取得了这份证明。

代理人通过调查了解、取证,并进行研究分析,最后形成了较为完善、系统的代理意见,决定在庭审中做不侵权抗辩。

四、开庭审理情况

因案件复杂,本案总共开了三次庭,第一次是证据交换,后两次是庭审调查。

庭审主要围绕被控侵权产品中的“long life”是否作为商标标识使用,公众是否会对该产品的来源产生混淆等问题展开。海门公司认为,其拥有的“LONG LIF”注册商标具有很高的知名度,被告莱特公司在其出口商品的包装上使用“long life”标识的行为,是在未经其允许的情况下,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了与其注册商标“LONG LIF”相近似的商标或标识,侵犯了海门公司的商标专用权。

作为莱特公司的代理人,本律师提出,莱特公司在其出口商品的包装上使用“long life”字样的行为,不构成侵犯原告的商标专用权,并发表了如下理由:

(一)被告纸盒包装中印有Long Life”字样,是长的寿命的意思,仅仅是对产品质量、性能的描述,并且这种描述是灯泡行业对其质量进行陈述的惯用词语。从纸盒所包装的灯泡本体上看,其不锈钢底座上印有此灯泡的商标KTC,而非“Long Life”。另外纸盒的侧面说明的大标题上标有”KTC Halogen bulb”,意思是“KTC牌卤钨灯”,这非常清楚地表明该包装用于识别本商标的标识是KTC。可见被告没有将“Long Life”用作商标标识,不具有识别商品来源的功能。

(二)被告印有“Long Life”字样的包装盒及其产品,不会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根据最高院司法解释的规定,认定商标近似的一个必要条件之一是“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而被告印有“Long Life”字样的包装盒及其产品则不会产生该种结果。首先,被告产品的包装与原告的产品包装明显不同,不会引起相关公众对原、被告的产品产生混淆。尤其是被告产品的包装盒上明确表明了产品的来源,即在包装盒上明确注明了产品的厂家“KTC Group Corporation”(KTC集团公司),且产品在醒目突出位置上明确注明标识字母“KTC”,而“Long Life”字样并不起眼,因此普通消费者看到该包装时首先应认识到该产品的商标是“KTC”,不会对产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更不会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其次,原、被告的市场范围不同。被告的产品是应哥伦比亚KTC汽配集团公司要求为其定做的,该包装样式也是该公司设计的,带有该包装的产品全部出口到哥伦比亚,不在中国国内销售;而原告市场仅仅局限于江苏及我国南方市场,因此,原告与被告的产品市场不在同一区域,不存在对原告市场的冲击。另外,原告的“LONG LIFE”注册商标不具有显著性和知名度。根据规定,“判断商标是否近似,应当考虑请求保护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而原告并没有对其注册商标进行有效的宣传开发,该“LONG LIFE”注册商标在市场上没有知名度,广大消费者对其并不知晓,因此不具有显著性和知名度。

(三)被控侵权产品上“long life”文字是正当使用行为。被告在产品包装上使用“long life”,是为表述自己产品的质量特点,没有超出合理、正当的表述使用范围,因而是合理、正当使用。根据有关法律规定,注册商标中含有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功能、用途等的,注册商品专用权人无禁止他人正当使用。

在举证方面,海门公司提交了“LONG LIFE”商标专用权证、保全的被控侵权产品照片以及产品出口的资料等,但没有提交证明其商标显著性和知名度的材料。本代理人针对答辩意见提交了6份证据,包括被控侵权产品的分析图、欧司朗及其他车灯厂家的产品包装样品、以及经哥伦比亚公证并经当地中国领事馆认证的“KTC”商标证明等,以此来证明代理人的答辩观点。

五、案件审理结果

法院最终采纳了代理人的观点,认为虽然莱特公司在生产、销售的涉案被控侵权产品上使用的“long life”字样与涉案注册商标从外观上极近相似,但该字样作为描述其商品特征的描述性语言而存在的,并不是商标意义上的使用,在海门公司没有证明“long life”字样已经与其公司建立了特定、显著联系的情况下,不会造成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的混淆。因此,莱特公司在被控侵权产品上使用“long life”字样的行为并没有侵犯海门公司的商标专用权。法院判令驳回海门公司的诉讼请求。

海门公司对一审判决不服,又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后,驳回了海门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案件总结评论

这是一起非常典型的侵犯商标专用权的抗辩案件,经过代理人认真、努力办理,最终使海门公司的诉讼请求被驳回,委托人莱特公司获得胜诉,为委托人避免了更大的损失,委托人对案件办理结果非常满意。

对于该案的成功办理,代理人经过总结,认为主要得益于以下两点:

(一)对案件充分调查和收集证据

代理人接受委托后,详细列出了案件的调查方案,包括向委托人了解案情,通过网络深入了解对手的信息,从而充分了解了案件事实;在充分了解案情的基础上,又为当人制定了取证方案,指导当人取证,特别是指导委托人就“KTC”、以及其他厂家的产品包装取证获得成功,为案件的成功办理奠定了基础。

(二)对案件深入研究和分析

刚拿到这个案子进行研究时,有人就认为被控侵权产品与本案所涉商标都是“long life”,构成侵权确定无疑。代理人并没有这么轻易地认定是侵权,而是对有关商标侵权的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又作了深入研究,然后结合现有的证据材料进行深入分析,从而得出了不侵权的答辩意见,并最终得到法院支持。这是代理人办理许多复杂案件的体会:当拿到一个案子时,进行初步分析会得出一种结论,但当进行深入研究和分析后,很有可能会推翻原先的结论,所以案件的办理不能仅局限于粗浅的分析和研究,而要深入钻下去,如此,案件办理方能取得更好的效果。

该案同时入选“2012年青岛市十大知识产权案例”和“2012年山东省十大知识产权案例”。

 

关闭→
Copyright 2012 诚功律师事务所   电话:(0532)83878080  传真:(0532)83860017  Email:cglaw@126.com  服务监督电话::83899753—8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