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律师说法> 经典案例
 
悠嘻猴动漫形象著作..
明药堂公司在美国列..
“long life”是否..
中国某著作协会等诉..
违反竞业限制拒赔,..
某储运车队与某专修..
毕某某合同诈骗罪案
北京某科技有限公司..
承揽合同纠纷案
上海某公司与国外某..
某房地产开发公司与..
海洋研究所保险合同..
A银行与C煤矿、F华..
X公司与Y公司代位权..
公有住房承租人死亡..
张胜波放火案
不顾邻居生活,乱搭..
我的房子谁做主
备结婚买新房,闹分..
商品房买卖,交钥匙..
以子女名义买房产权..
悠嘻猴动漫形象著作权侵权案
时间: 2013年10月11日

 

悠嘻猴动漫形象著作权侵权案

                          曾杰

一、案件背景

动漫产业是国家当前重点支持的新兴产业,动漫行业的核心在于知识产权尤其是著作权的经营,所以知识产权保护对动漫企业来说尤为重要。事实上,当前动漫企业面临的主要问题就是严重的、大范围的侵权行为。动漫企业的盈利主要依靠动漫衍生产品,而恰恰是衍生品市场充斥大量侵权产品,严重挤压了动漫企业的利润空间。本案就是一起典型的生产、销售侵权衍生产品的案件。

二、当事人情况

悠嘻猴是国内著名的动漫形象,尤其在网络上广为流传,其著作权人为上海玖峰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悠嘻猴一开始以QQ聊天表情广为人知,随着知名度的提高,玖峰数码先后开发了网络游戏、动画短片、动漫图书等动漫衍生产品,并开展了玩具、文具、饰品、日用品等商品的动漫形象授权使用业务。但是未经授权使用动漫形象的情况十分普遍,尤其是在玩具领域,几乎90%以上悠嘻猴玩具均为盗版产品。我们接受玖峰数码委托处理青岛地区的著作权侵权诉讼和授权许可事务。

三、案情简介

经委托人调查发现,在山东省内,某集团所属大部分超市(商场)都在出售盗版的悠嘻猴玩具,范围遍及青岛、潍坊、淄博、烟台等地,这些玩具生产厂家均为青岛某工贸有限公司,并且使用了某集团持有的“贝贝牛”商标。玖峰数码进行调查取证之后,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指控青岛某工贸和某集团及所属超市(前海)某生产、销售侵犯其著作权的玩具,要求三被告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20万元。

四、案件代理情况

我们作为原告代理人参加了该案诉讼。本案案情并不复杂,原告证据也比较充分,案子的难点在于法律适用问题,不过这个问题放在后面讨论,这里主要想说一下诉讼过程中的策略问题。

起诉之后,前海某对其销售侵权产品是认可的,并愿意以销售者身份赔偿原告经济损失;某集团否认许可青岛某工贸使用其商标,拒绝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原告指控青岛某工贸为生产者的依据只有产品上的一个合格证,上面标明了青岛某工贸的名称、地址、电话,对这个证据的效力法官持谨慎态度。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几次法院传唤青岛某工贸均未到庭,后来法律文书也无法送达,此种情况下法院要求原告撤销对青岛某工贸的起诉,如果这样原告不形同败诉?我们调查发现青岛某工贸工商年检正常进行,并没有停止经营,而且仍然给好多商场供货,这说明迈森工贸是有意逃避。结合其他两被告的答辩,我们判断三被告已经统一意见,由前海某来承担销售者责任(远低于生产者责任),青岛某工贸寄希望于拒不出庭,使法院无法查清生产者,以摆脱责任,而且这也有助于某集团摆脱责任。为了迫使青岛某工贸出面谈判,我们又给两家出售侵权产品的商场发了律师函,这两家商场的供货商也是迈森工贸,可以想象得到,这两家商场必然要求青岛某工贸出面解决问题,青岛某工贸的压力陡然增大。果然,最后一次开庭青岛某工贸如期到场,并承认侵权产品系自己生产。后来的谈判过程中,代理律师据理力争主张某集团作为商标持有人,对被许可人青岛某工贸的侵权行为也应当承担责任,而某集团对此问题并不十分确定,所以给青岛某工贸施加了一定压力,在法院主持之下最终原告与青岛某工贸达成和解,青岛某工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原告撤诉。

五、焦点问题

虽然该案最终调解结案,但是其中涉及到的法律问题很值得认真研究。“对事物的认识并不是一次完成的”,这个案件的办理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动漫形象著作权保护范围如何确定,著作权侵权行为的判定规则等等问题,都是在办案过程中通过不断沟通、辩论、研究慢慢清晰起来。

1、原告的权利基础

动漫形象在著作权法上应当归为何种作品,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而界定为何种作品关系到权利人如何主张权利的问题,不同的作品在保护范围、侵权认定等方面均有不同。理论界主张动漫形象应当是一种独立的作品形式,在法律上应当以商品化权益加以保护,但是这在现有法律上找不到依据,我们查阅各地法院关于类似案件的判决书,均以美术作品进行法律上的判定,实际上这在某种程度上缩小了动漫形象的权利范围。美术作品的保护范围以该幅作品所表现的具体形式为限,一定程度的改变将不会判定为侵权,比如同样是表现猴子的作品,在表情、动作方面不相同,不能认为侵犯著作权。但是动漫形象就不一样了,同一个动漫形象会有不同的表情、动作,权利人不可能把这些所有的表情、动作都美术作品的方式表现出来,动漫形象的形成不仅仅基于作者所描绘的外形(五官、体型、服饰等),它还包含有特有的语言、性格、故事等等因素,其内涵远比一幅美术作品要丰富。就本案来说,原告仅仅将悠嘻猴的基础形象进行了版权登记,如果以此为权利依据将大大限制自己的权力范围,为了扩大原告的权利范围,我们提供了图书、视频、网络聊天表情等证据,以免被告在形象细节上改动,达到规避侵权的目的。

2、被告侵权行为的认定

被告产品(动漫玩偶)与原告动漫形象基本一致,对这一点诉辩双方和法院都没有异议,但是被告产品是立体形式,而被告作品为平面作品,从平面到立体的复制是否属于著作权法上的复制行为?对此法官提出异议。我们认为从平面到立体的复制属于著作权法上的复制行为。著作权法第9条规定:“复制权,即以印刷、复印、拓印、录音、录像、翻录、翻拍等方式将作品制作一份或者多份的权利。”从法条的字面意思来看,从平面到立体是否属于复制确实并不明确,但是通过查阅案例发现,判断从平面到立体的转换是否属于复制,不能一概而论,要根据权利客体的不同具体分析。异形转换(平面到立体、立体到平面)是否构成复制,关键取决于转换后的物体的技术功能之状态。当著作客体为美术著作时,转换后的形态一般不具有技术功能,并具有一定的外在美感;而当著作客体为图形著作时,则转换后的形态以发挥技术功能为主,艺术表现反而成为次要因素,艺术元素无从凸显或与实用元素相分离。按一般理论,只有在被复制品与复制品均为著作法意义上的作品时,才能构成著作法意义上的复制。就本案来说,被告产品是与原告作品形象完全一致的玩具,其价值仍在于外观的美感,并不具有实用价值,可以认为该玩具与原告作品均为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虽然是从平面到立体的转换,但是仍然构成对原告作品的复制。

3、商标持有者的法律责任

该案中侵权商品的商标所有者是某集团,该商品的销售渠道均为某集团所属关联企业,应当认为某集团对该商品的销售情况是知道的,有争议的问题是,某集团对该商品侵犯原告的著作权是否应当承担责任,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最高人民法院法释(2002)22号批复认为,任何将自己的姓名、名称、商标或者可识别的其他标识体现在产品上,表示其为产品制造者的企业或个人,均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的“产品制造者”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规定的“生产者”。该批复是针对一起产品质量侵权案件做出的,虽然是个案批复,但是可以看出法律上要求商标所有者对被许可使用商标的商品的质量负有一定责任,对于产品造成人身损害的,承担生产者的责任。因此,对于被许可使用商标的商品侵犯他人权利,商标持有人承担一定的责任在理论上是成立的。但是具体到本案来说,某集团毕竟不是直接的侵权人,实际生产者是青岛某工贸,对于被许可使用商标的产品侵犯原告著作权青岛某集团是否存在主观上的过错?悠嘻猴动漫形象有较高的知名度,而且独创性也较高,不易与其他形象混同,侵权产品是在利群集团所属商场销售,从这些情况判断,某集团应当知道青岛某工贸生产的产品系侵权商品,因此可以认为某集团间接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权。对于知识产权间接侵权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关于审理专利侵权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讨论稿曾规定,商标注册人知道被许可人在侵犯他人专利权的产品上使用其商标而不予制止的认定为共同侵权行为,虽然该条规定在正式公布的时候被删除了,但是仍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就著作权来说,商标注册人知道被许可人在侵犯他人著作权的产品上使用其商标而不予制止的,也可以认定为共同侵权行为。

六、案件总结

动漫产业是国家重点支持的新兴产业,动漫知识产权也列入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的重点保护范围。原告是国家文化部认定的重点动漫企业,其拥有的悠嘻猴动漫形象在国内有较高的知名度,给予较强的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和司法导向。被告利群集团系青岛市乃至山东省知名企业,经营范围几乎遍及整个山东省,在消费者心中具有良好商誉,但是从本案来看其知识产权管理还存在一定问题,这也从另一个角度提示我们开展知识产权管理法律业务可能性。

 

关闭→
Copyright 2012 诚功律师事务所   电话:(0532)83878080  传真:(0532)83860017  Email:cglaw@126.com  服务监督电话::83899753—8002